·史料钩沉:民间收藏里的"辛亥故事"
·武昌起义何以被称为“辛亥首义”
·专家学者:不同的视角,不同的武昌首义
·“辛亥革命首义后裔”组团访台 忆武昌起义
·辛亥革命武昌首义“三武”
·武昌起义与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府的成立
·武昌起义之后各省响应与国际调停
·武汉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纪念馆历史文化
>> 更多
·辛亥后裔:“天下为公”理念让孙中山成公...
·李厚启:遍寻武汉三镇辛亥首义遗址
·革命元老范鸿仙亲孙女讲述:愿抛碧血换共和
·黄兴嫡孙辛亥人物画展开幕纪念辛亥革命百年
·纪念辛亥百年 孙中山孙女向江苏捐第3座...
·访辛亥革命元老李烈钧将军之孙李季平
·孙中山曾甥孙曾侄孙讲辛亥革命感人故事
·烈士后裔哽咽诉说 被淡忘的辛亥革命烈士...
>> 更多
·五岭浩气 彭邦栋与湘南反清众志士
·广西会党蜂起 热血沸腾 遍地皆红
·辛亥革命胜利的奠基之战
·百年激荡回望辛亥:摇晃的中国
·辛亥百科——孔子改制考
·武昌起义前孙中山领导的十次起义
·关于辛亥革命的千秋功过的再认识
·辛亥革命文谈――觉醒的戏剧界
>> 更多
当前位置:首页 > 辛亥百科
百年激荡回望辛亥:摇晃的中国
武汉综合新闻网 www.cjn.cn
发表时间:2011-04-19 14:56 来源:长江网 发表评论 进入论坛
    (广州日报)百年激荡,回望辛亥。大革命,过场的都是大角色,一大堆左右了历史的灿烂群星。其中惆怅低回与一拍三叹,直追三国与先秦……

  在新军与旧军之间

  自清朝开始实行新政始,中国的陆军就有了新军与旧军之分。所谓的新军,就是指两部分部队,一是以袁世凯小站练兵编练的新建陆军为基础的北洋军,二是随后各省先后编练的新式陆军。而旧军,则主要是指由淮军发展而来的巡防营。自太平天国覆灭之后,淮军就是清朝的国家军队的主力。即使甲午战争表现不佳,编练整顿,组成所谓的“练军”,也只能在淮军的基础上进行,另起炉灶的只有小站新军和张之洞的自强军。但是,另起炉灶的两支小部队,后来居然取代淮军的国家军队的地位,变成老大。而淮军除了少部分被改编为北洋军之外,大部则退而成为巡防营。在当时,除了淮军改编的巡防营之外,在中国的土地上,还有早就半死不活的绿营、湘军,以及大批未改编的八旗兵。这些军队都算是旧军。

  新军与旧军的区别在于,新军不仅采用西式编制,军、师、旅、团、营、连、排,而且有西方军队的步、炮、马队的配置,有后勤部队和参谋人员,还有医官和军乐队。其武器,也尽量按西方,特别是普鲁士陆军的装备规格装备。也就是说,所谓的新军,就是完全普鲁士模式的军队,是一支彻底西化的军队。但是旧军就不同了,虽然说淮军当年也是用洋枪洋炮武装起来,而且采用洋操训练,但它的编制还是勇营制,没有西式军队的后勤以及参谋部配置,即便所谓的洋操,也是练兵不练官。军官作战指挥,不会看地图,没有参谋人员,全系旧式战法。改编成巡防营的淮军,编制稍有变化,但大体如旧,因为当时变革的思路,巡防营类似于后来的武装警察部队,而残留的绿营、湘军则逐渐转成警察。

  可是,这么一来,绿营和湘军倒没什么好说的,原本就气息奄奄。可淮军从原来的国家正规军,降格为警察部队,装备、待遇都比新军差一大截,落差太大,心境好不了,见到鼓乐齐鸣、服装鲜亮的新军,难免酸酸的。加上新军虽然按西法训练,而且西式配置,但毕竟多为新招之兵,军官大抵军校学生,新固新矣,但却从未经过战阵。参谋虽然有,基本上不会用。辎重、后勤、军医、军法之类,大抵也是样子货。而由淮军改编的巡防营,虽然仗打得不怎么样,但毕竟打过很多。在那个时代,武器的进步还相当有限,军队就是这样,打过仗,老兵多,就比较能打,没打过仗,老兵少,初上战场,难免露怯。论战斗力,新军的确不如一些训练不错的巡防营,比如张勋的部队,就相当能打,新军一对一,实际上打不过他们。所以,自从1907年改制之后,新旧两军的裂痕就摆在那儿了,两下互相看不起。

  可是,随着新军的规模日益扩大,安徽和广东新军的叛乱,使得新军忠诚问题开始凸显。朝野的保守势力,开始夸大新军的“异动”,一些地方大员也加紧了对新军的防范。在清末最后两三年里,各地新军普遍遭遇歧视。地方督抚宁可依赖巡防营,也不肯相信新军。原本作为国家复兴希望的新军被冷落、歧视,而计划要整改淘汰的旧军,却成了救命的稻草。统治者担心原本救急的变革利器,居然化为要自己命的凶器。

  但是,这种担心和防范,却极大地激化了新军的“异动”。辛亥革命各地新军的造反,几乎都是在弹药被控制的情况下展开的。武昌起义,最先开枪用的弹药,是革命党事先偷运进来的。云南起义,西安起义,新军所用弹药,都是早先借打靶的名义藏起来的。驻守南京的第九镇新军,武昌起义之后,弹药供应全被切断,全军只剩下历次演习所余的,每人不足五发,还被借故调离城区。而张勋的江防营和其他防营,却弹药充足,要多少有多少,被两江总督张人骏和江宁将军铁良调到身边担任城防主力。藩司樊增祥屡次劝谏,担心如此轻此厚彼,会激成变乱,但张人骏就是不放心。厚此薄彼的对待,使得原本就势同水火的新旧两军,矛盾迅速激化。

 

网站简介网站地图版权说明豁免条款联系我们
长江互动传媒网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 鄂ICP证:020001